盈丰

我只是一个工匠,我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,也不是这个社会体系下的精英,但是我要证明,并非只有精英才能影响社会,我要把这个事情向全世界推广,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非洲黑人也是极有才华的!!!”





:smile: 好华丽!!

眼花惹ˋˊ

外子在外县市工作,我带著孩子和公婆同住,互相照应。

女儿晚上睡前照例要打手机和爸爸聊天,这晚,我拨通后将手机交给女儿,转身帮儿子换尿布,过了一会儿,看见女儿拿著手机不讲话,问她:「爸爸还没接吗?」女儿露出疑惑的表情说:「爸爸没有接啊,可是…有怪是才给你了吗?怎麽又花完了!〕我爸露出些许无奈的神情质问著我。

〔你到底给不给嘛?你若是不给我的话,时,我朋友突然问我:〔你爸是做什麽工作的啊?〕

我听到后有些羞愧的不敢回答,只因我爸是卖烤香肠的,而我以我爸的工作为耻

,所以,我在我朋友面前绝不提起我爸,因为我并不把他当成爸爸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